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北京二级医院儿科恢复令遇冷 收益低没人才

2018-11-09 18:21:42
北京二级医院儿科恢复令遇冷 收益低没人才 昨天,在铁营医院儿科诊室外,门可罗雀,只有一对母子在等候就诊。

记者杨天啸摄 再苦不能苦孩子,这是普天之下再明晰不过的共识。

但在卫生服务领域,儿童医疗正陷入尴尬苦境——优质儿童医疗资源极度匮乏,无数家庭心急如焚却无号可挂无医可求。

此种局面,概因北京医疗资源失衡的积弊,也因医院重医疗轻保健的现实惯性,同时还有卫生部门监督乏力,医疗机构未尽公共之义。

本报今天推出“儿科有疾——北京儿童医疗困局探因”专题报道之二,聚焦本市二级医院儿科发展使人沮丧的现实,揭示其背后深层次成因。

去年9月24日,市卫生局一纸令下,要求二级及以上医院今年年底前全部恢复儿科门诊和病房建设。

然而,近5个月的时间已过,距离“儿科令”颁布的见效期也越来越近,但各医院儿科的恢复多处于“未起步”状态。

部分二级医院对此“一刀切”的新政存疑,尚未将其纳入医院的发展计划;而几家成心恢复儿科的医院则面临招不到儿科医生的窘境。

“似有还无”的儿科 2月1日,位于南三环东路附近的铁营医院仍不断有患者进进出出,人们想在过年前开点药,免得节日期间还往医院跑。

赵女士就是开药大军中的成员,在她看来,二级医院不过就是“配了医生的药房”。

上午10点,她带着感冒数日的儿子来到医院,想再开点感冒冲剂。

无意间,她看到专家出诊表的儿科一栏中,写有儿科专家、副主任医师黄建华的出诊信息,便欣喜地向挂号人员询问。

“该专家已经好久不出诊了”,工作人员的答复使她刚燃起的“专家梦”转瞬间便宣告破灭,她只得像平常一样,别无选择地挂了马春霞医生的号——自从赵女士一家搬到附近的横七条后,铁营医院的儿科就只有马春霞1名医生。

穿过神经内科、肾内科诊室外的候诊人群,赵女士和儿子径直来到了儿科诊室,因前面无人候诊,儿子便成了个患者。

与其他诊室外张贴的热闹的科室专家信息、技术力量介绍不同,儿科诊室不仅偏安一隅,而且诊室外也着实有些冷清,除了一张预防手足口的宣传海报外,再无其他讯息。

院方统计数据显示,每日来医院看病的患儿不过20多人次。

铁营医院只是二级医院儿科“似有还无”的一个缩影。

市卫生局统计数字显示,二级医院的儿科门诊大多比较惨淡,即使在春节长假前的救治淡季,与儿童医院和儿研所日均在4000和3000人次以上的门诊量相比,多数二级医院儿科的日门诊人次不足百人。

“儿科令”履行不畅 目前,在全市的83所二级以上综合医院中,共有12家二级医院未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