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未来的我们

2018-11-09 18:14:32
未来的我们 心态年轻,精气神儿打骨子里就冒出来。

我妈除了长得老点儿,心态全是《冬日恋歌》型的,一部韩剧看好几遍从来不觉得烦,只要电视里演,她准捧场。

所以,她一早邀请了闺密一起吃饭看电影就显得很寻常了。

我认为她友谊万岁的时候就不会来查我的岗了,所以,早晨起来也没铺床叠被,吃完早点的东西都摊在桌子上,地上扔着练字的废纸团,我斜躺在沙发里,俩脚搭在沙发扶手上哼哼唧唧唱着歌,边吃巧克力边看小说。

时不时瞄一眼表,盘算着什么时候起来打扫房间旧貌换新颜。

我正光着脚在屋里闲得难受地耽误时间呢,突然有人敲门,以为快递,一边应着一边拿脚打沙发下面钩拖鞋,外面还挺急,咣咣咣敲得倍儿带劲儿,我就钩到一只,只好单腿儿蹦到门口,打猫眼儿恶狠狠往外一看,吓了我一跳,我妈阴着脸站外边,幸亏她闺密没随着。

我赶紧笑脸相迎,心里打颤,我那屋子比牲口棚都乱。

赶紧转移话题:“电影怎样?都说特感人。

好看吧!” 这句话特别有威慑力。

本来人家抱着炸药包来的,你接过来立刻找打火机把芯子给点了,就那效果。

我好多年都没见我妈那么气愤了,看样子中午餐是给省下了。

我妈跟闺密看的电影讲的是一个保姆的故事。

那场就她俩用行动支持了国产电影,大屏幕底下就俩老太太,没他人看。

电影讲的是这保姆给一家干了60多年,忽然中风了,要求去养老院,被她从小带大的这位爷出钱给她送养老院去了。

保姆在养老院里又中风又胆结石又肺气肿,然后死了。

我不识趣地说:“一般电影里又病又死的,得多感人啊。

”我妈说:“讲的是冷漠!”我低着头,可不敢再吱声了。

我妈把我拉到厕所门口,指着里面:“养老院所谓单间是拿木板隔开的,连十平方米都没有,就一张床,没洗手间,这还五千块钱一个月。

”我心话儿,这不是拍电影嘛,又不是售楼处。

我妈把厕所门咣一甩:“里面老年人每天就坐在过道儿那末大地方,大眼儿瞪小眼儿傻愣愣呆着。

老年人看了这电影太悲凉了,特别是得了慢性病的老人。

有子女的不愿意管,没有子女的更得孤单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太气愤了,真不知道这电影感人在哪儿?”看老太太这劲儿,估计她闺密也被电影伤害了,俩人都各自到家了,还打电话信誓旦旦地约定以后只看引进大片。

我没看过电影,所以也就不对昂贵的小单间发表意见了。

其实,我特别向往老了以后的生活,要是有个老年公寓大家都有独立的空间,还能在公共空间一起晒太阳聊天儿,到饭口有人给做饭,营养师搭配的饭菜还能纵容你在里面随意挑食,主要的是,不用自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