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1988年的荷兰凭什么夺冠

2018-10-30 11:48:42

1988年的荷兰凭什么夺冠?

本报评论员 江弋

水瓶、狮子和天蝎一旦爱上荷兰,爱就深入骨髓。

人世间只有荷兰人的足球配当这三个超凡脱俗的星座的精神导师,抑或灵魂伴侣。理想、自恋、极端,三种在现实社会处境危险的概念,荷兰足球都用无冕的代价将其歌颂到了。

是1988年,例外也是1988年。

那一年的荷兰足球,美妙正如他们史上经典的那款三叶草战袍:几何形的橙色渐变,抽象背后提供了无限广阔的绮想空间;那一年的荷兰,例外在他们于美轮美奂的橙色氤氲中居然拿到了迄今为止惟一一顶成年国家队大赛的桂冠。

今晨被克隆·德利打穿的荷兰队不禁要问:1988年的荷兰队有什么?

有三剑客。这连我家隔壁的保姆都知道。范马尔维克没有吗?范佩西、亨特拉尔两位后生肯定无法与三剑客中任何一人的历史地位相提并论,但贵为本赛季英德两大联赛射手,再搭上罗本、斯内德或替补席上的范德法特、库伊特,荷兰人要推新三剑客概念,其余15路诸侯有谁敢说个不字?历届荷兰队要在攻击线上组一个“三剑客”,都比大仲马写书容易。

问题的关键在于:1988年的正版三剑客,场上位置是前中后各一人,三剑客提供给荷兰队的首先不在于进攻火力,而是三条线罕见的均衡性。均衡性——恰是荷兰足球稀缺的营养。

1988年米歇尔斯的荷兰,只有1场国脚经历的边锋范马尔维克读懂了,没读懂的是克鲁伊夫和巴斯滕。这两把刀一直在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挑刺,在他们眼中,如今这支荷兰队只有身体、力量和纪律,好像20年前“只会用丑陋、粗蛮姿态赢球的德国人”。荷兰人对狂攻足球近乎病态的嗜好影响了他们看问题的全面性,这种病态也传染给了全世界——阿里汉当年突然驾临中国时,绝大多数球迷都不知道此老汉曾入选过世界杯阵容,只因在荷兰队中,他仅是个“不起眼”的防守型后卫。

1988年的荷兰队正需要向一群起眼或不起眼的卫士致敬:防守艺术家R·科曼不用说了,还有一左一右发挥极为稳定的模范边卫范蒂赫伦和范阿尔莱,游弋在里杰卡尔德与古利特之间那艘不知疲倦的“扫雷艇”沃特斯后来成了野猪戴维斯的偶像,37岁的米伦大叔则是荷兰攻防鼓点的“节拍器”……

范马尔维克的橙闷足球被痛骂,表面是他方向错了,内里则是他的中后场缺少好牌。

苏里南人的后裔古利特能用一头小辫子就征服对手和人心,范博梅尔和废人不倦的N·德容显然过于粗野了;里杰卡尔德组织反击的视野,R·科曼的远程任意球重炮,你不能指望弗拉尔或海廷加完成复刻,左路年仅18岁的威廉姆斯在丹麦曲奇的黄油中更是彻底沉沦了。这支荷兰队,进攻线依旧是巴萨、阿森纳、拜仁级的,而防线却是马拉加、埃弗顿之流——范马尔维克偷走了米歇尔斯的心,却无力还全攻全守足球的魂!

1988年的荷兰,进攻好,防守更好。偏执的“荷粉”一直在刻意回避这样的论调,因为它之于荷兰人的飞翔过于残忍,因为它在一瞬间就让理想、自恋和极端粉身碎骨……荷兰人情愿炫耀:连刺杀自己的克隆·德利也出自阿贾克斯的青训营。

1988年的荷兰,是凭颠覆自身本性的剧痛——加冕成功。

井盖切割机
养森瘦瘦包怎么代理
手机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